时尚

小说在线阅读流年沉醉忆盛夏

2019-11-09 17:00:1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像,真的太像了。

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这个男人的每一处,都和她的儿子如出一辙!

小说在线阅读流年沉醉忆盛夏

就连抿唇的习惯,也和儿子如出一辙!

“谁给你的胆子,打她?”狠狠掐着安盛夏的脖子,几近将她整个人拎了起来,权耀脸色阴郁的可怕。

见状,安如沫得意的一笑,现在的安盛夏,拿甚么跟她比?

“咳咳……你放开我!”扬起倔强的脸,安盛夏此刻不施粉黛,却更添一份清丽,怎样看,都不像5岁孩子的妈。

“耀,她是我的mm安盛夏,也许是知道你会过来,所以想认识你,方便进娱乐圈吧……”

头发乱糟糟的,嘴角带了淤血,安如沫我见犹怜的哭诉,“我刚才没答应,所以她就……”

“泼妇!凭你,也妄想进娱乐圈?”恨不得掐死安盛夏,他完全把她当作了,为上位不择手段的女人。

“咳咳……我这个泼妇,却比安如沫强一百倍!”心口一片窒息,安盛夏龇牙咧嘴的想要挣扎,他掐的她,没法呼吸了!

“道歉!”他用寒眸瞥着她,不屑的眼光就好比将她的衣服当众脱下,裸露给众人观赏一般难堪。

“我没错,为什么要道歉?”好似听到天大的笑话,安盛夏不怕死又附加一句,“我打她,是由于她欠!”

“我不打女人。”狠厉的伸手一推,权耀将安盛夏扔给了保镖,“把她扔出去。”

“靠,你甚么都不知道,为什么帮她!”气呼呼的,安盛夏索性低头,雪白的贝齿像挠人的爪子,猛地一口咬住男人的手段。

嘶……

这么位高权重的男人,什么时候被咬过?

他低头去看,手段处带血的牙印,非常刺眼!

“你属狗的?”

“你才是狗,你全家都是狗!”

安盛夏嘴里全是类似铁锈的味道,发觉那是他的血,她心下一惊。

完了。

她竟然咬伤了他,不知道这变态要怎么整理自己了。

“对,对不起……大不了,我让你咬回来!”

哪怕被咬死,她也不想被扔出去。

她只想,拿走妈妈的遗物!

眼底女人的手臂,纤细到只要一伸手就能捏断似的,权耀冰冷一瞥便收回眼光,“咬你,我嫌脏。”

“耀,我们走吧!”宣布主权一般,安如沫急切的挽着权曜,重回拍卖会现场。

一对狗男女!

王八看绿豆!

一路腹语着权耀和安如沫,安盛夏也恨恨坐了回去。

主席台上……

“接下来,拍卖品是一样首饰,大家请看我手上,这是一只彩色琉璃手镯,五万起拍!”

那是妈妈生前,每天都会佩戴的手镯,安盛夏势在必得!

“十万!”勾了勾妖娆的红唇,安如沫当然知道那是安盛夏母亲唯一的遗物,她今晚的来意,也正是这个。

“十万零1!”

所有人都觉得,安盛夏疯了。

有权少在,谁敢招惹安如沫啊?

也就只有安盛夏,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了。

“看甚么看?没见过美女啊?你们再看,我就要酡颜了!”安盛夏丝毫不输阵。

“五十万。”

“五十万零1!”

又是她安盛夏!

脸上火烧似的红,安盛夏是被气的。

该死,安如沫也盯上了这只手镯!

“一百万……”

不等安如沫把话说完,权耀身侧的秘书举牌,“五百万!”

众人,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

死一般的安静。

五百万……在有钱人眼中,大概就像五百块那么轻易吧。

安盛夏气势汹汹的,跑到了权耀眼前。

恨不得砍死他!

但是下一秒,安盛夏却一改冲动,只是抓着他的手,“我们,谈谈好吗?”

他不就喜欢女人对他装可怜么?

安如沫干得出来,她也干得出来!

节操什么的,她暂时不要了!

“这个安盛夏是疯了吧,她居然敢惹权少……”

“我看她啊,是想勾引权少吧……”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“你知道,自己在做什么?”权耀野性的眼眸,突然看紧了安盛夏!

好,深邃的眼睛!

虽然他的眼睛,很好看,可眼下不是走神的时候!

“你把手镯卖给我,我分期还你,怎样?”深呼吸了两口气,安盛夏恶心吧唧的笑了笑。

“我最恶心,女人对我装!”

权耀优雅的手臂下一秒就将安盛夏甩开了。

靠!居然嫌弃她?

后背撞上冰冷的墙壁,安盛夏疼得要命,他们肯定磁场不合!

“为了安如沫,你居然愿意花五百万,好吧,我算你有钱任性!”

顿了顿,安盛夏不屑的说,“不过我想送你两个字:脑残!”

也就只有脑残的富二代博女人一笑,才会一掷千金吧。

安盛夏气呼呼的转身要走,才走了一步,衣领就被扼住了!

“你敢骂我?”

男人阴沉的气压提示着她,他不是好惹的!

“没有啊,我骂的是脑残,请问你是脑残吗?”

无辜的眨了眨眼,安盛夏特别强调了,脑残这两个字。

“找死!”舌头顶了顶英俊的侧脸,权耀眼底蓄满了冷意。

真是太久,没遇到这么不知死活的女人了!

“你……你想怎么样?”

他好像笑了一下?安盛夏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把她扔出去,记住,是扔!”

男人1声命令后,安盛夏瞬间被人抬了起来。

砰!

“啊,你们这帮混蛋,凭甚么把我扔出去!”

重重摔在地板上,安盛夏只觉骨头要碎裂了一样,略微一动就疼。

等着!

小说在线阅读流年沉醉忆盛夏

总有一天,她要拿走妈妈的遗物!

以及,让这个脑残富二代跪地唱征服!

……

膝盖破了,衣服脏了,脚也崴了,安盛夏费力的回到租房,可怜的给自己上药。

但后背的地方,手却怎么也够不到,疼的她眼泪直掉。

无助的感觉,和5年前一个人默默生娃差不多。

安盛夏吸了吸鼻子,将跌打酒放在一旁,抬眸却看到了两只小包子。

“哭什么哭,真是丑死了!”安大白双手抱臂,厌弃的道。

“我丑,那你不要看啊!”安盛夏看到这张,类似欺侮了自己的脸,就更气了。

“被欺负了就知道哭,你不知道还手吗?”安小白软巴巴的小嘴,悠然的咬着薯片。

“可是我打不过他,我能有什么办法,我就不能哭吗?”安盛夏拉上了被子,气呼呼的道,“没良知的小东西,早知道我就不生你们了!”

“妈咪,还不是你偷偷砸碎了我的储蓄罐,那是你送我的第一个礼物,讨厌!”安小白丢下没吃完的薯片,委屈巴巴跑开了。

安盛夏惊的立马从床上坐起来。

其实她忘记了,她送给安小白的第一个礼物,是一个猪头的样式的储蓄罐。

她摸着沉沉的感觉,应该有很多钱,又着急去拍卖行,就给摔碎了。

没想到,没心没肺的安小白,会这么生气?

小白是气钱没了,还是气唯一的礼物,就这么没了?

要不要去给儿子道歉呢?安盛夏犹豫着。

“妈咪,我枕头下的私房钱,也是你顺走的。”安大白是肯定的口气,“我本来想报警抓你,不过看在你哭唧唧的份上,这次放过你。”

“那我谢谢你哦!”她真是失败啊,儿子居然还想报警抓她!

“不如,我还是报警抓你好了,或许爹地认出你,就会把我和弟弟领回家。”安大白很犹豫不决。

“安大白,老娘不发威,你当我是机器猫啊?”过分,太过分了!安盛夏愤怒的浑身直抖。

“再空话,我就不给你擦药了!”小手握着跌打药,安大白仔仔细细的帮她擦了药,还有什么话想问,但最终还是没问。

“大白,告诉妈咪,你为什么这么好心的帮我上药啊?”

感动之余,更多的却是防备,安盛夏总觉得安大白不会这么好心,这事没这么简单……

“我才五岁,还能把你怎样?”安大白嘴角抽搐,他这个当儿子的,好憋屈啊!

“呜呜呜,我家大白竟然这么好心?”抱着安大白又是哭又是笑,安盛夏感动坏了。

可儿子和那个人渣好像,真是见鬼了。

心神不宁的想着这事,安盛夏不记得自己怎样睡着的。

第二天。

安盛夏起的很早,和儿子们吃了早餐之后,便开车送他们去上学。

车子,还算安稳的行驶着。

可下一秒,突然而来的碰撞!

砰!

十字路口,两车相撞!

她刚买的奇瑞QQ,就这么被撞了?

还能再背一点吗?

“哥,人家怕怕啊!”安小白怂成一团,一个劲往哥哥怀里躲。

“不怕,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安大白顺了顺弟弟的后背,眉宇之间,透着不悦。

安盛夏看了一眼儿子们,这才往窗外看去,看到撞上来的是一辆贵气逼人的幻影,不由得吃惊。

全球也就两辆的豪车,其中一辆撞了自己?

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就听见窗外有人哭诉……

“权耀!我喜欢了你十年!你却要娶别的女人!你让我以后怎样做人?”打扮时尚的年轻美女,伸手拦在幻影眼前。

尽人皆知,权耀和安如沫的婚期将近。

很明显,眼下是一出女人一哭、2闹、3上吊的戏码。

只是……

权耀……

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?

靠!

不正是昨天扔她的那个?

“韩小姐,总裁赶时间开会,您也是豪门千金,不要在这里失了身份,先回去吧!”司机伸出脑袋,对女人无奈的劝道。

“权耀,你要是不答应娶我,我今天就不走了!”美女又是哭,又是闹,惋惜后座的男人,却不露面。

被撞,怎样也是吃亏的一方。

可现在,不管是司机,还是路人,都把安盛夏给遗忘了。

她不能一直看戏吧?

安盛夏不希望被认出来,只好伸手捂住自己的脸,走到对面,很低调的用手机拍下幻影车的车牌后,无语的望着司机,“那个,你开车撞到我了。”

“总裁,我们撞到人了!”司机刚回过神一样,朝身后的男人看去。

唰一声!

车窗整个降落!

露出一张雕刻般俊美的五官。

男人轮廓棱角分明,山峰般高挺的鼻染,一言不发的紧抿着性感的薄唇,一双深眸如黑曜石般深沉,藏着伤人的冷芒,一望无垠。

“哇,好帅的男人啊啊啊!”

“我现在才知道,甚么叫只想坐上去自己动!”

“只有睡了这样的男人,这一生才不是白活啊!”

是否是疯了都?

这么薄凉的男人,白送她都不要。

“挡甚么脸?”权曜还是第一次看到,有女人不想被他多看一眼。

这是他目前为止开口说的第一句话,声音很好听,年轻透着磁性。

如果没有之前的关系,安盛夏也要忍不住对这样的男人生出几分好感。

惋惜,他就是一个披着良好皮囊,空有外表的男人罢了。

“老男人,你的车撞了我,咱们商量一下赔偿问题!”恨没有口罩,安盛夏只能伸手挡住自己。

老……男人?

他很老么?

他不过27岁,哪里老?

权耀勾唇,将一张名片递给安盛夏。

“少糊弄我,我要的是你私人电话,毕竟这是一场交通事故,我可不想打到你的工作单位,然后找不到人!”安盛夏撇嘴。

权耀眼底闪过昏暗,再度勾了勾唇,给了安盛夏一张私人名片,“这是我的私人电话,24小时都能买通。”

“我提示你,这次交通意外你是全责,关于后续赔偿问题,我会再联系你!”说完,安盛夏高冷的回到车上。

还好还好,他没认出她。

可下一秒……

“天啦,要撞死人的!”

突然听到窗外的消息,安盛夏急忙往车窗外看去。

安大白和安小白,也好奇的看了过去。

只见停下来的黑色幻影突然启动,笔直朝着美女开了过去,那车头几近要撞上美女的膝盖。

美女立即后退,发出凄烈的惨叫,车头却还是没停下来,却是加速,飞快擦过美女肩膀的手提包。

美女吓得扔了包,腿软的跌坐到地上,黑色幻影却再一次加速。

他身后的车队也随着一起加速,嚣张至极的阔别!

“那个男人也真够绝的,放着这么漂亮的美女不要,也不怕把人撞死啊!”

“有钱男人都没什么良知,mm你还是看开点吧!”

路人很是同情美女。

美女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,她韩恩雅,非权耀不嫁!

就在转弯的时候,两车擦肩而过。

安盛夏微微昂起头,她那张白嫩柔美的脸颊,猝不及防落入权耀眼底,令他有一瞬失神。

未完待续

想继续阅读的宝宝可以打开微信关注公众hao:九9书吧

回复:109就可以继续阅读全文哦

安盛夏赶忙低下头,内心慌了一下。

他应当,没认出她吧?

小说在线阅读流年沉醉忆盛夏

0_10_买印度神油

西地那非化学鉴别

viagra的副作用

万艾可你用对了?万艾可如何起效?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